菲律宾申博sunbet

为什幺这些人这幺生气?谈临床心理师的伦理规範

先来看看这则报导节录,「综艺节目花招百出,许多各行各业的专业达人顺势闯出名号,近日靠仪器对艺人测谎的心理医生尤其受到瞩目。用机器测来宾的脑波、自律神经和心跳三项指数,研判对方是否撒谎。」

在这篇报导中,要关注的重点有二,一是新闻本身内容,二为新闻之下的留言。

为什幺这篇报导,底下引起不只是心理师,更多是精神科医师的迴响?且仔细一看,这些迴响内容也都较偏向负面、建议保守?

心理师不会称自己为「医生」

由于心理师与精神科医师所受训练不同,在台湾依照法律,心理师不能提供任何医疗上的药物治疗。所以,心理师称自己为医师(医师主要指涉受医学训练的专业),确实是有所争议的行为。

另一层面来说,心理师也不需要称自己为医师。因为心理师本身就是一个有其专业脉络的专业:「心理学」。以「心理」师称呼自己,也在强调与突显我们这个专业背后的核心。

但在医院,由于民众多半不理解这样专业的分工与合作。看到穿白袍者,民众多半一律称为医生。当遇到这种状况,我们都会趁此机会跟个案介绍:「我们是临床心理师,你可以叫我心理师」。或者有些个案更喜欢称我们为心理老师或老师。

台湾没有「心理医生」这样的称号

在台湾的医疗专业中,没有心理医生这样的称呼。心理医生是欧美国家才有的称谓。在台湾,主要提供民众心理治疗、心理谘商服务的医疗专业有以下几种:

精神专科医师:

七年医学系毕业,通过精神专科医师国家考试。提供个案精神科药物治疗、心理治疗。实习地点为大型教学医院精神科病房、门诊、日间病房等。训练的过程中,心理治疗训练、生理药物治疗训练所佔比例较低。心理学、心理治疗的训练内容也较为基础,取向也通常较单一。除非是自己有心想往这方面发展的精神科医师,才会投入额外的时间去进修、接受督导。在大医院工作的精神科医师多半没有时间与心力提供完整的心理治疗。主因为,健保不给付,或者给付的很少。C/P值实在太低,加上患者量太大,医师在现实考量下很难提供所有患者心理治疗的处遇(intervention)。

临床心理师:

大学多半就读心理学系,研究所需毕业于考选部规範且指定的「临床心理学/行为医学研究所」(含硕士论文与实习),通过临床心理师国家高等考试。实习地点多半为医院精神科、儿童心智科、家医科、神经内科、早疗中心、安宁病房、睡眠中心等。可提供个案心理衡鉴(评估)、心理治疗/谘商。

谘商心理师:

大学多半就读心理学系,研究所毕业于谘商、辅导心理学研究所(含硕士论文与实习),通过谘商心理师国家高等考试。实习地点多半为学校、辅导机构、社区机构等。可提供个案心理谘询/辅导、心理谘商/治疗。测谎仪器

当心理师接受报导、访问,公开心理学知识于大众面前,这便是一种心理谘询的服务。

本则报导中,心理师介绍测谎仪,便是一种心理谘询(但等等,测谎是不是属于心理专业,又是一个可以深入讨论的议题)。而根据《临床心理师伦理与行为规範 》1.04:「临床心理师的工作是奠基于学科中已建构的科学与专业知识。」

心理学是一门奠基于科学的学问;也就是,临床心理师工作时必须提供符合科学依据的知识与方法给个案。

这则报导中很尴尬的一点是,测谎仪器在心理学界(甚至是法律、司法领域)中,目前的共识仍属于一项「尚未被无法完全可被科学验证的技术」。

王震武、林文瑛等多位台湾心理学学者合着的《心理学》教科书中,对于测谎仪的总结如下,「虽然,这种推理方式直观上看来颇具说服力,只可惜测谎器并不能百分之百分辨出无辜者及说谎者。有些无辜者可能有些神经质,当他们在回答关键性问题时,由于过度担心自己被冤枉,而会变得很紧张。测谎的结果到目前为止,只能作为参考,并不能成为审判的重要依据。」

根据《临床心理师伦理与行为规範》 4.03,倘若我们预设测谎仪的使用属于心理师的专业。那幺心理师在节目等公众场合使用相关仪器时,必须告知阅听人该仪器与技术的用途、目的,以及最重要的「使用限制」。以本情境为例,心理师在告知测谎结果时,也应该提醒用测谎仪做推论的有限性,这样才算是善尽心理师的工作「伦理」。

更广泛来说,不管是哪个「专业」,在公众场合的言行举止,真是不能马虎,否则很容易引起大众误会(或者加强刻板印象),进而影响这个专业的形象或声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