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申博sunbet

《一贤专栏》宁枉毋纵的疑罪从有

《一贤专栏》宁枉毋纵的疑罪从有

原文发表于 三际信息站,芋传媒经授权转载。

影片《嫌猪手事件簿》(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即使这样也不是我做的),取材自 2002 年日本地下铁色情狂的真实案例,是典型的「痴汉(チカン)冤罪事件」:《性侵案疑罪从有》。

26 岁的无业男子金子彻平(加濑亮饰),因为赶时间最后一个冲上电车,被车站管理员推进车里,刚好西装被车门夹住,因为下站下车时是在另一边车门下车,他担心来不及下车,就用右手去将西装从车门拉扯出来。下车不久,一个 15 岁的女学生古川俊子(柳生みゆ饰)赶过来抓住他的手,指称他在车上性骚扰她。

他被带到警察局,办案的警察对这种事司空见惯了,要他认罪罚款了事,他若坚持自己清白,就会吃不完兜着走,没完没了。他的律师也警告他说这种现行犯性侵案(包括当事人承认的在内)99% 被判有罪,建议他承认犯罪,即可从轻处分。他觉得自己明明没做,相信司法不可能太离谱。

结果这个案子前后经过 12 次审判庭,又经过换法官,时间超过一年,不管他怎幺为自己辩解,甚至有一个白衣女子出面作证,说看到他用手拉出被车门夹住的西装,因为在他家里找出一个黄色影片,竟成为他性侵的证据,原告、检察官、法官都认为他有罪。他最后被判有罪三个月,他不服气,仍然坚持上诉。

《一贤专栏》宁枉毋纵的疑罪从有

即使像日本这样的重视公平正义的社会,为何性侵会被「疑罪从有」?不是应该无罪推定吗?那女学生无法证明金子彻平就是他认定的性侵现行犯,因为她抓住对方的手又被挣脱。而白衣女子又证明他看到金子彻平扯出西装的动作,而实验证明他的手被抓后因为靠近车门是无法往后挣脱的,所以依照无罪推定原则应该是无罪的。

但法官为了符合社会期待,用了有罪推定,要他证明自己无罪,也就是女学生说她根据衣服的颜色和手抽回的方向判断的指证是历历如绘的。只要找不出另一个罪犯,他必然就是那个罪犯。而另一种推理,女学生抓住的手是左边人的手,才可能挣脱,但被害人说没有手自右向左抽回的感觉,因此也不被法官接受。

我们的社会里面很多的道德魔人,在检验别人的时候是用很高的道德标準在看的,所以像日本这样「村八分(むらはちぶ)」有道德洁癖的社会,性侵的嫌疑人更是不可被原谅,所以一律是「有罪推定」,宁枉毋纵!

在男权社会与 #Me Too 运动星火燎原中,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男性搭电车,尤其是人挤人的高峰时段,瓜田李下,男性最好高举双手,以免被扣上「癡汉」的帽子。日本政府针对性侵犯行的男性,处罚力度连年加重,根据《迷惑防止条例》第 8 条规定,一旦被判定为「癡汉」行为,将会被处以 6 个月以下有期徒刑或者 50 万日元以下的罚款。第二次再犯,则是1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 100 万日元以下的罚款。偷拍者则是 1 年以下徒刑或者 100 万日元以下的罚款。第二次再犯,则是 2 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 100 万日元以下的罚款。另外,如果行为针对 13 岁以下的孩子(不分男女),则是将处以 6 个月以上 10 年以下有期徒刑。

日本被抓的「癡汉」每年高达 1800 人。如果电车癡汉的定罪率真的高达 99%,那几乎可说是宁枉毋纵。加之案情相当主观,想证明自己清白颇难。面对如此一面倒的情势,「癡汉冤罪险」应运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