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申博sunbet

中国时报社论台湾生技产业 值得期待


 中国时报29日社论:日前,行政院院会通过生物技术产业的行动方案,提出了一套长达十年的集资、改造、协调、推动计画。这套生技产业推动方案,在数天前就已陆续在媒体放出风声,廿六日正式在行政院会通过,也为半年来沉溺在短期救急措施的当前政治局面注入一剂长期药方,毋宁是一件好事。我们认为,在金融海啸重创台湾经济之际,其实正是冷静思考现势、布局产业未来的大好时机;而行政院将重点放在生物科技,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值得做进一步分析。 

 这一次百年罕见的经济萧条规模浩大,全世界各国几乎无一倖免。但是相对而言,大家都发现「金砖四国」受伤较轻,其中印度与中国甚至还能维持可观的经济成长。金砖四国都是大国,其人口多、面积大、内需量颇为可观,多少能抵销来自欧美的外来不利冲击。反观台湾、新加坡等东南亚小国,由于内需量实在太小,而平时又未注意产业与地区的风险分散,故一旦主要出口地美国的购买力不振,台湾太过集中的电子、电机、光学面板等出口产业就难以为继。 

 日前,在一次会议中政府高层要求财经部会思考如何将倚重出口的经济结构转换为倚重内需,恐怕难有成效。台湾只是个小市场,无论如何扩大内需也很难撑起半边天。「向外看」其实是台湾产业不得不然的选择;问题是,推展的方向与策略,需要缜密的琢磨。 

 我们认为,面对当前台湾太倚重出口的弊病,真正有效的药方不在于将向外出口转换为向内需求,而在于要对出口产业做适度的分散。就出口目标国而言,台湾不能再以美国为最大宗,必须要分散到欧洲、东南亚与世界新兴诸国。就出口商品类别而言,台湾也不能老是在电子、电机产品中打转,必须要开闢新的产业品系。从以上这两个角度来看,生技产业都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选项。 

 生技业开发的产品有新药、有医材、有营养保健食品;这些商品都直接与人的健康有关,完全没有出口地域国的限制,故自然避免了前述「地域集中」的弊病。其次,不论经济景气与否,人都会生病、都要吃药,故生技业也是最能对抗景气循环的产业。此次经济萧条,华尔街众股皆下跌,而跌幅最小的就是生技股,可见其抗景气的特性。简言之,生技产业与台湾现有的IC产业,确实有角色互补的好处。 

 当然,我们也不能因为生技产业的种种客观特质,就一股脑地栽进去大笔投资,总得要有主观实力才行。事实上,诚如行政院规画中所言,台湾在生技研发领域原本就有相当的利基,实力完全不输给韩国、新加坡等地,只是以往我们没有妥善地将自己的研发成果推向产业利益。如果台湾能善用我们的研发利基,适度地将生技研发成果「商品化」,则显然是大有可为的。二○○八年十月间,行政院曾经召开生技谘询委员会,由一群海内外学者专家共同研议如何善用台湾利基、推动产业发展。由日昨行政院所推生技方案来看,应该是规画者将前述会议结论具体化、细緻化的修正行动策略。这样的努力未必对短期台湾的经济困局有立竿见影的成效,但却是台湾中长期发展所不得不走的路。 

 虽然发展生技产业的方向是正确的,但行政院所提的行动方案,也还有一些细节有待努力。行政院打算以官少民多的合资方式,募集数百亿创投资金,做为引介市场力量的推手。这个构思最关键的因素,就在于未来创投资金的舵手人选。如果这位舵手是某位政治首长的裙带犬马、或是某个派系利益的代表,那幺不必多说,这个创投将来就是下一个华阳史威灵,民间也不可能有人愿意投资。反之,如果当局真能礼贤下士、大公无私地去寻觅下一位「生技界的张忠谋」,找到大和尚主持创投,局面就搞定了八成。 

 总之,台湾的生技产业是有潜力的,我们的生技研发是有实力的、民间的生技投资是有活力的;将来产业能不能成功,端看我们能否找到有能力的生技界大和尚来主持业务。台湾人民对于下一波的关键产业有期待,也希望不久的将来,生技产业能成为台湾的新兴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