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申博sunbet

两岸张亚中:谢长廷目前表达的是一族两宪


 中评社9日刊出特约作者、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两岸统合学会理事长张亚中的分析专文,全文如下:谢长廷此次访问中国大陆,就两岸定位分别提出宪法共识与宪法各表的用语。宪法共识与宪法各表这些表述方法仍然模糊,本文探索谢长廷对于两岸定位的真正主张。 
 在出席对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座谈时,谢长廷强调两岸交流不能继续搁置争议,也不能再负面解读彼此互动,唯有面对、处理、超越争议,彼此才有可能往上飞跃成长。在这次座谈会中他首度在大陆抛出宪法共识用语。 
 在与国台办主任王毅见面时,谢长廷说,民进党不承认九二共识,但他认为,1992年会谈精神就是宪法共识,并提出他的主张宪法各表,作为替代方案。宪法各表,即各自用宪法来表述自己的宪法秩序。 
 我们同意两岸的确应该从搁置争议走向寻求共识,但是谢长廷宪法各表的宪法共识主张是否能够形成两岸共识? 
 从谢长廷在探亲祭祖时的谈话可以看出,他是同意两岸同属有着同样中华文化与血缘的中华民族。谢的宪法共识是希望两岸均能接受或默认彼此的宪法。谢的宪法各表是希望北京容许两岸对各自的宪法可以自行解读。 
 由谢长廷到目前为止的谈话可知,现阶段谢长廷要表达的两岸定位是一族两宪。 
 九二共识的基本精神有三点:一、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二、两岸均以追求国家统一为最终目标;第三、在对一个中国的定义上,台北主张一中各表,北京针对事务性协商採一中不表立场。在与王毅会晤时,谢长廷只说不承认有九二共识的说法,但是并没有说出不承认九二共识三点中的哪一点。谢长廷认为应以宪法各表取代九二共识,我们也想了解,上述的第一、二点是否属于谢长廷所说的宪法共识? 
 要检视谢长廷的主张其实很简单,他只需要回答一个问题,即是否坚持一个中国?是否同意整个中国的主权不可分割?如果谢长廷明确回答为是,那他的宪法共识主张最多可以归纳为一中两宪,如果他模糊迴避,或只主张单一主权,那他的宪法各表最多只是靠近了国民党的一中各表,如果持否定看法,或坚持两岸为相互独立的主权,那幺他所有论述的结果与一族两国并无差别。 
 自1994年起,李登辉就已经放弃了九二共识,改以一族两国做为两岸的政治定位。在李登辉眼中,已经没有一中所涉及的主权概念,改将一中为历史、地理、文化与血缘上的一族概念。1999年李登辉以特殊国与国表述之。后来陈水扁再将其扩张为一边一国。
 由于目前谢长廷并未接受一中,因此他要表达的只能算是一族两宪。虽然谢长廷技巧性地将国改为宪来表述,他仍然可以算做李登辉的信徒。在一族为屋顶前提的条件下,两宪即是两国关係,而且是国际法上的外国关係。坦率来说,这样的论述应无法成为两岸共同接受的定位论述。 
 任何创造性的名词都必须经过知识的严谨检验。我们拭目以待,谢长廷如何定义一中?如何理解两岸的主权规範?民进党在未来的论述中如何面对一中?了解谢长廷的宪法共识或宪法各表的真正意涵后,我们才能回答,谢长廷是否已经改变?会否改变?谢是否能够带着民进党改变?还是谢与民进党均无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