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申博sunbet

对初中中国历史科课程修订有感:一个由中学至大学也修读历史科的

对初中中国历史科课程修订有感:一个由中学至大学也修读历史科的

自香港教育局在公开有关初中中国历史科课程修订方案的资料以及开始谘询后,社会各界在不同的媒体也有积极的关注和讨论。香港电台在10月2日星期日的城市论坛也讨论此事。关于中国历史科(中史科),笔者认同有修改课程及改变的必要。因为自己在香港中学6年读中史的经历里,的而且确发现当中有很多的空间可以改善,内心有很多的疑问,以及有很多的看法,不吐不快。但对于是次修改后的课程目标和内容,笔者不敢苟同。因此,笔者希望透过这篇文章,讨论现今修订课程的问题,也去发表自己一直以来藏于心底的想法及意见。

一切从认识「历史」开始

在讨论课程之前,必须要认清「历史」究竟是什幺,因为若不知道何谓「历史」,我们根本不清楚自己在读什幺,老师亦不会知道自己在教什幺。当我们清楚明白「历史」,我们便懂得如何去理解,老师亦由此可以知道如何去归纳他们所理解的资料而教授学生。

在Re-thinking history 一书里,Keith Jenkins提出了「历史」 (history) 和「过去」(the past) 不相同的东西。「过去」是指所有已发生的,而「历史」,Jenkins便用 ‘historiography’ 一词来解释,即是史家的文章 (the writings of historians)。

着名冷战史家John Lewis Gaddis 亦提出,如果认为过去是风景的话,历史便是那描述风景的方法。(For if you think of the past as a landscape, then history is the way we represent it) 由此可见,历史并非过去的全貌,历史只是用来重新把过去呈现给现今的人的一套方法。

现今最广泛去表现历史的方式是利用文字,再组织成文章及书籍。而这些都是由人所写。在呈现历史的过程中,撰写历史的人或多或少(有意和无意地)也会注入个人的意见;写历史的人为何用这方式记述?为什幺会如此分析这件事件?为什幺要这样铺排这件事件?它全都反映撰写者所认同或支持的价值观。这价值观便是建构个人思想的重要一环。所以历史其实是一种暗藏个人思想去表现过去的论述方法。除此之外,历史不是只由一个人所记述,不同的人对于过去亦有不同的论述。例如在针对十九世纪初法国皇帝拿破仑的学术讨论中,有史家积极讚扬他对欧洲,以及世界民主发展的贡献,同时亦有史家强烈否定拿破仑,认为他是带来战争、暴力,以及专权的军事家。这一点不单只说明历史是由不同的人的意见所建立,也反映当中不同意见在同一事上的分歧!在中国,汉朝史家司马迁那一句 「成一家之言」正正道出历史的根本意义和目的其实是要建立个人对历史的观点,并且组织成思想。

既然历史是人思想的结成品,并且含有众多不同的论述,那幺我们读历史的真正内容,除了是过去曾发生的事情,也是读史家们的思考模式和想法。我们想了解他的论述,便先需要了解为什幺他有如此想法。这样,我们会从中学习如何去理解事件,学习如何去分析。在过程中,我们可能会被说服,会质疑,会寻求,或是会反对,但渐渐地,我们便开始建立自己一套看事情的方法,思考模式,最后有助寻找自己的价值观。

现今课程的不足;修订内容的问题

记得当年笔者还是中学生的时候,历史和中史的课程通常是以教科书为本,由出版社邀请数名史学家合作编辑而成。当时笔者所用的便是《文达名创教育》出版的教科书,而且老师亦多数喜欢使用它们的辅助光碟去教授学生。教科书内容图文并荗,色彩丰富,分段清晰易看,不过当中内容略为简单。笔者依然记得某些现代史的课题,如外交关係,只是用一页来叙述,当中的六四事件只用一段来概括,不过有关隋唐盛世便用足两整页,并配合图表详细说明。面对当时的课程,自己也有疑问为什幺有些朝代的皇帝,或者是着名的人物,没有被提及?或是某些事件没有被深入讲解?为何要这幺强调朝代的政治架构?背诵它们又有何用?现在回想,其实学生所读和老师所教的也只不过是一个统一的记述,背后也只暗示一个单一的思想价值。这种编定课程的方针似乎和历史真正的定义相违,同时也没有提供不同的历史论述。

自新修订课程开始咨询,网上平台便有不同关注的人士,教育学者,老师,以至新闻机构也参与讨论,主要也是针对课程的内容以及目标提出质疑及批评。对笔者而言,有关加设文化、香港史,精简治乱史的质疑及批评是合理的,笔者亦不必多作补充。不过最令笔者感好笑和鸡皮疙瘩的却是课程的目标。教育局期望修改能令学生「接受全面和均衡的中史教育,提升学生兴趣」,另外也希望「提高学生对国家的归属感」,愿景也是增加对国家的「温情和敬意」。它们令笔者感受到一种历史将会被政府使用的威胁,成为一个灌输单一意识及思想的工具。而且这是有针对性的。所谓的「温情和敬意」明显是政府为了回应在2011年国民教育方案失败,以及对近年港独思想的反击。历史并非政客的工具,被政治所利用的历史根本不能成为学生学习的内容!所以,为了避免历史失去其的意义和独特之处,避免它成为政客操控市民的器皿,笔者希望藉此建议一套与教育局不同的想法。

一个过来人的愿景

笔者同意中史科课程需要有改变和修订,但如何去改变才是重点。近日网上有文章建议整合两史(中史和历史)并行,以代替现在教育局的中史加入香港史。笔者认为这方法理想可取,效果亦能避免课程重叠的问题。不过,归根究底,不论任何的改变始终也要符合「历史」那定义的原则,否则老师所教的和学生所学的便不是历史,当中可能会夹杂其他无谓的东西。因此,以下的建议将会分为课程、教学方法和考核三方面作建议。

课程内容

首先,课程上,教育局提出增加文化史、香港史、精简治乱史作为主轴,并分中国历史为9个时期。我们不能否认这方法本身的好处,例如增加学生对中国文化及香港历史的涉猎,可是对于现在学生和老师而言,此举的而且确增加了他们的负担和压力。面对课时不足而内容过长的老师,如何能有效教授?同时,要初中学生清楚背诵历朝历代的政经文治已经甚为吃力,更何况再要加文化和香港史?而且本地学生还要顾及其他科目,并且他们在课余也多去补习或是学课外班,此举难道能提升学生的学习效能和兴趣?

有见及此,笔者认为初中课程应先让学生熟悉中史基本史实及历史发展,沿用朝代更替的方式为课程核心及唯一内容。当中,中一至中二课程,我认为可以参考钱穆先生《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书目编排方式和意思,把朝代史时段划分为先秦、秦汉、魏晋南北、唐、宋、元明、清,课程应集中讨论更替而减少有关盛世的政策,因为在高中的课程,其实也会再深入地讲各朝盛世的政策和政治架构。对初中学生来说,太多的政治及盛世政策只会带来冗长和複杂的上课气氛,而学生若无基本史实的认清,根本不算认识中国史,也不能建立学生对史事的讨论及思考!精简内容是必要,但精简时绝不能忽略各朝更替的因由及影响。

此外,精简是为要配合中三近代史的课程,即是由晚清至改革开放。当中,笔记认为过往由民国初期至中共建国的课程太偏重于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国民党的论述则不足够,令学生有忽略国民党,或对笔者自己而言,教科书的铺排往往是有点像置国民党于下风的感觉。因此,我认为应从宏观的角度去检视整个中国由1840年鸦片战争至1990年的发展,因为当时中国已开始与欧洲国家有联繫,两党的建立也和欧洲一战后的共产主义发展有密切关係,若只大部分记途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并不能让学生全面地认识整个已废除了帝制和闭关政策的中国,也未能认清中国在那时已渐渐开始全球化的世界的角色。此举会带来的,是一个新的角度,扭转已往党政治为主轴的中国近代史;用较宏观的角度,可以只记录重要事件发展的同时亦能兼顾外交关係。中国近代史的发展脉络比朝代更替更为複杂,若能以一个较贴近全球整体的角度去认识,可以更清晰地明白箇中的历史发展的顺序。

最后,最重要还是建立学生的思考及理解事情的方法,有见及此,出版社应配合课程,在撰写教科书内容时,编者有责任多引入不同史家的观点,用图表来表达史家的观点,甚至比较它们,而减少依赖单一的敍述。

教学方法

其实,思考如何去教应该是老师的权利和责任。不过,笔者认为,要提高学生对中史的兴趣,上课的投入感,教学时必须要有师生的互动,否则所有的目标也只是纸上谈兵。香港电台节目曾经访问在何明华会督中学任教中史科的陈爱妮老师,其活动以游戏兼用的教法深受学生欢迎及认同。

若笔者能成为一位中史老师,我却会用老师带领讨论的教学形式上课,在课堂上除了尽力把历史与现今生活连结,亦会提供不同的史家观点给学生,鼓励他们多分享及表达意见,从而建构他们的思考和分析。笔者深信实践是证明学习的最好方法,讨论是学生能运用所学的机会。同时在老师带领下的讨论,比起学生自己各自讨论的成效更佳,能使学生更认真地表达意见。

另外,我也认为以历史小说为课堂引子可唤起学生的学习兴趣。记得笔者当年在初中开始接触金庸先生的小说,当中的《射鵰三部曲》便使我对宋、元、明三代的课题有较深的印象和好奇。谈及隋唐,黄易的《大唐双龙传》也可以加以利用,作为引起共鸣的方法。以前的笔者,若是能在课堂找到历史和小说故事的扣连,心情必定兴奋异常!

各位教师亦能在备课中能多引入不同史家的观点、以及引用不同的媒体如纪录片、古物……等,藉此开拓学生对思考历史事情的眼界和看法。

考核方法

学生其实不是对中史科欠缺兴趣,而是因为被它的考试所吓到,笔者亦身同感受。在初中的科目中,笔者记得只有中史科的考试是如此需要大量地背诵,一有错漏便失去分数。而且考试亦要求学生要写短文作答,这无非只会更加叫学生对它拒诸门外。

可是,初中的中史科是否一定要有考试?综观来说,中史科考核的内容除了背诵史实,就是分析力和对历史的评价能力。正是这样,笔者提出以一份小组学习能力专题来取代考试,与通识科的专题研集报告相似。这不但能考核学生的分析和评价能力,也能减轻考试负担。只要学生在当中能呈现有独立见解,引用不同观点,有展示分析,又有何不可?这与考试须要在短时间作答的模式相比,学生更能利用时间去沉澱,去思考,去组织一个更有质素的答案。同时,既能回应学习历史的目标,压力亦可以减少!笔者认为初中的学生应该要轻鬆地学习,过多的压力只会造成物极必反的效果。笔者曾旅居德国,当中发现初中和高中的考试和功课比香港的学校少,但学生表现仍能维持水準。由此可见,量并非能够与质成正比。

总结

笔者自小对中史和历史有浓厚的兴趣,高中时更选中、西史两科为科目,以它们来挑战文凭试。每逢笔者看到古城和遗址,心中被那种荒凉的神秘感激动起来,产生一种好奇和求知的欲望;在阅读历史故事时,特别锺爱有前传或后续的故事,当能够发现故事中,不同人在不同故事系列的关连时,心里喜悦兴奋,同时亦产生很多的疑问,希望能逐一寻求答案。这便是笔者读历史的动力。同样,笔者相信好奇心是推动学习和兴趣的最佳动力,所以希望未来的中史科能更加激发起同学那求知的欲望。要达到此目的,我们便不可以让它成为政治的工具;相反,我们需要藉着不同的观点来刺激同学对过去的了解,让他们在建立自己思想的同时,亦能培养起那种对过去的好奇。透过这机会,同学方可以真真正正明白何谓「历史」,明白「历史」与自己的关係。

延伸阅读::

Keith Jenkins, Re-thinking History, (Routledge: New York, 2010)

John Lewis Gaddis, The Landscape of History: How Historians Map the Past,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A., 2004)

作者︰香港人,高中时在香港主修中国历史及历史科,中学毕业后曾在德国柏林市郊的中学进行一年的交流体验;现为大学三年级生,于英国修读近代历史与政治(Modern History and Politics)。